首页 分类 都市娱乐 残王的特工宠妃

第两千二百一十章 是恩赦,也是警告

残王的特工宠妃 隐竹 4271 2019-07-28 13:02

   一个人一旦方寸大乱,在神情上就会显露出来。

  赫云舒看着神色慌张的秦可心,冷眼旁观。

  她只是冷冷地看着秦可心,却给她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。

  事实上,现在事情已经查证清楚,即便是到了刑部,这也是铁案,无从辩驳。

  但,赫云舒依然看着秦可心,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  事实上,如果不是看在秦可心曾经救过随风的份儿上,无论是她还是燕凌寒,都不会有耐心在这里耗着。

  终于,在这巨大的威压之下,秦可心惊恐万状地抬头:“是、是我做的。”

  赫云舒点点头,道:“原本已经证据确凿,但我没有直接定你的罪,你可知这是为什么?”

  “是因为我曾经救下随统领。”秦可心颤声道。

  “我不会怀疑你当初救下随风的善念,但如今你犯了错,牵连了人命,这件事就不可能轻易揭过去。”

  听到赫云舒这样说,秦可心浑身颤抖,似乎想到了什么令她惊惧万分的可能。

  她颤抖着身子朝着赫云舒和燕凌寒跪了下来,告饶道:“陛下,皇后娘娘,就请您二人看在我曾救下随统领的份儿上,饶了我,饶了秦家吧!”

  说完,秦可心连连磕头,半分都不敢停。燕凌寒和赫云舒只是看着,并没有说话,倒是站在一旁的暗卫看不下去了,忍不住斥责道:“秦可心,你设下毒计,原本就是想要害死陛下和皇后娘娘,你既然存了这样的

  心思,现在怎么还能厚着脸皮求陛下和皇后娘娘饶过你的性命?”

  暗卫的斥责,秦可心充耳不闻。

  她很清楚,决定她命运的是赫云舒和燕凌寒,而不是眼前这个暗卫。秦可心朝着前面跪走几步,哀声道:“陛下,当日若非民女救下随统领,只怕如今他早已不在人世,您也会永远失去您的兄弟。现在,就请您看在民女曾经有功于您的份儿

  上,饶过民女这一次吧!”

  燕凌寒冷冷地看着她,道:“功过并不相抵。你的命,朕不会留。”

  秦可心瞪大了眼睛看着燕凌寒,确认他并不是在说着玩儿,她浑身一软,瘫坐在地。片刻后,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子勇气,她突然站了起来,直直地看向燕凌寒,大声道:“归根结底,我走到今天这一步,都是因为你!都是你的错!是你派人去找我,要问

  什么随统领的下落,如果不是这样,我还好好地做着我的秦家大小姐。可你,偏偏让我来到了京城,见到了你,有了不该有的念想。”说着,秦可心指向了赫云舒,歇斯底里道:“还有你,你够狠毒,轻轻松松就要了我一只手。是你们先对不起我的,如今又怎么能这么道貌岸然地来指责我?明明这都是你

  们的错!”赫云舒看向她,声音淡漠,语气更是冷漠至极:“秦可心,每个人面对不同的境遇,心中都会有欲望。是你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欲望,有了不该有的念想,如今倒来怪我们,

  真是可笑至极!”“好!你们不肯放过我是不是?那好啊,等有一天你们找到了随统领,当他问起他的救命恩人的时候,你们该怎么回答?你们若是杀了我,难道那个时候要告诉他,你们杀

  了他的救命恶人?陛下,你口口声声说随统领是你的兄弟,有你这么对待兄弟的么?”

  这个时候,燕凌寒的脸色便有些不好看了。秦可心以为是自己的话说到了燕凌寒的心坎儿上,她继续道:“陛下,皇后娘娘之所以如此苛待我,砍了我的手,归根结底是因为她善妒,她容不得别的女子靠近你,她想

  要一个人霸占你!这样善妒的人,不堪为大渝皇后!”

  “掌嘴。”燕凌寒冷声吩咐道。

  暗卫即刻上前,朝着秦可心左右开弓,三两下的工夫就把她打成了猪头。

  待暗卫停手,燕凌寒走向秦可心,冷声道:“随风恩怨分明,有朝一日待他回来,朕必定将实情告诉他。是非对错,他自会判断。”

  “陛下,你要考虑清楚,我是救了随统领的人,但是死了的秦阿大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乡野村夫,难道我救下的随统领的性命还不如这个乡野村夫重要么?”

  “人命不分贵贱。”

  丢下这句话之后,燕凌寒就牵着赫云舒的手走了出去,至于秦可心,自有暗卫将其带离,去承受她该承受的罪责。

  到了外面,燕凌寒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,道:“什么叫强词夺理,今日我算是见识了。”

  “不理就是了。”

  “我也是这个意思。走,咱们回去。”

  赫云舒微微一笑,道:“先别急,我想去见见秦守业。”

  “见他做什么?”

  “有些问题,还需要一个答案。”

  当赫云舒出现在秦守业面前,他跪倒在地,连声求饶,说他教女不严,以至于犯下这等过错。赫云舒看向他,道:“秦家主,你实在不必在这里猩猩作态。当日随风从秦家离开,你能够命令所有人不得对秦可心透漏消息。事实上,你也的确瞒过了她。那么几天前,

  她动用杀手出去杀人,当真就能瞒得过你吗?”

  秦守业身子一颤,说不出话来。

  事实上,秦可心在做什么,他是知道的,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。

  因为在他心里,也觉得秦可心这一次的计策天衣无缝,怎么也查不到他们的头上去,所以就放任秦可心去做了。

  他心里,也是有怨恨的。毕竟,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,秦碧海一脉的人都进了监牢,他这女儿又没了一只手,他岂能不怨?

  眼下事情败露,他自然急着撇清自己。

  只是秦守业没有想到,赫云舒居然一眼就看穿了。

  此时此刻,他看着眼前这位地位尊崇的皇后娘娘,身抖如筛糠。

  赫云舒没再说什么,径直离开。

  秦可心意图害死她和燕凌寒以及他们的孩子,又事关秦阿大一条活生生的人命,所以秦可心的性命,她不会留。

  但事情追查到秦可心便可以停止了,她不会再对秦家做什么。如此,也算是对秦可心救下随风的补偿。

  同时,这是她的恩赦,却也是警告。但凡是秦家日后再敢胡作非为,她绝不轻饶。

  至此,这件事算是有了一个结果。

  眼见着这件事情有了结果,燕凌寒看向赫云舒,道:“这件事结束了,那就该进行下一件事情了。”这下,赫云舒有些糊涂了,她倒是想不起,这要做的下一件事情是什么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